这要是被秦淑仪她们知道了,醋坛子绝对会碎一地,虽然上次穆云姗她们的事情这些女人也没拿他怎么样,顶多就是让他丢脸了,但是再发生的话,她们积攒的怨气一定会爆发出来。

“乖徒儿,别,千万别。

”陈玄急忙求饶,内心也是有些苦逼,你说你他娘没事瞎看几把毛啊,真惹急了这娘们,只要她去别墅那边乱说一通,他这日子就没法过了。

闻言,慕容若男冷冰冰的说道;“你死定了,我等下就去告诉师娘,说你欲对我图谋不轨,还强行脱我衣服,偷看我。

“我靠,咱有一说一,脱你衣服是为了帮你开发体质,这可是为了你好。

”见到这女人真要瞎掰,陈玄也急了。

慕容若男冰冷的说道;“那你刚才偷看我了?这怎么算?”

“我……”陈玄哑火了,这事儿他没法解释,但是他觉得是个男人那啥都忍不住会偷瞄两眼吧?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这他娘不是不行,就是个太监。

“怎么,没话说了吧?”慕容若男冷笑一声;“如果师娘她们知道了你对自己徒弟做的这些事情,你说会是什么结果?”

陈玄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旋即他恶狠狠的看着慕容若男说道;“女人,你别逼我。

“哼,无耻的混蛋,我就逼你怎么样?只要我告诉了师娘,你就等着死吧。

卧槽!

陈玄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火气了,他一脸邪气的盯着慕容若男那火爆的躯体;“女人,你怕是忘了现在谁是鱼肉,谁是刀俎了吧?逼急了为师,现在就给你好好上一课,反正你都要说出去,那老子就把这事儿变成事实。

闻言,慕容若男心里忽然一惊,这时她才想起来自己的处境,她现在的身体还无法动弹了,而且就穿着贴身衣服的她可是很好下手的,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“你想干什么?我告诉你别乱来!”慕容若男依旧是冷若冰霜的模样儿,不过其心中却是极其慌张,生怕床前的这个男人下一秒就化作禽兽。

“哼,别乱来?”陈玄邪邪一笑,他伸出手指划过慕容若男的玉臂;“敢威胁为师,你说为师该怎么惩罚你?我觉得这第一步还是先脱了吧。

慕容若男只感觉身体一颤,她急忙说道;“你停手,我不说了,我不告诉师娘她们了,你快住手。

“哼,空口无凭,你让为师如何相信你?”说话间,陈玄的手指已经滑动到了慕容若男的下巴,还在继续往下。

“不要,我发誓,我发誓总可以了吧?”慕容若男吓得连说话都颤抖了起来。

“发誓?哼,这玩意儿就如同放屁一样,那阵味儿一过什么都没了。

”陈玄的手指继续往下滑动,眼看着即将抵达高峰。

慕容若男瞬间花容失色,说道;“别这样,我求求你,我不威胁你了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

这一刻,这女人再也不复那种冰山美人的样子,内心已经完全破防了,因为她是真的怕这家伙把她就地正法了,因为这个男人现在想对她做任何事情她都无法反抗。

闻言,陈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问道;“真的,再也不敢了?”

慕容若男连连点头;“真的,只要你不动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